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粗*全文

子凯就像一个破麻袋一样,扑通一声被摔倒了地上。

“啊……疼死了我了,你们几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上去揍他!”

四个壮汉被吓愣了,胡子凯这么一喊,这才反应过来要去救人。

李小伟一脚一个把四个壮汉给踹翻,一步步的朝着胡子凯靠近。

“李小伟,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伤了我,我爹可饶不了你!啊!救命呀!”胡子凯害怕的墙角里缩着身体。

李小伟把胡子凯摁在地上,拳头雨点儿一样的往胡子凯的脸上揍,“我让你欺负人,让你打我表姐的注意!”

院子里顿时响起一阵又一阵的鬼哭狼嚎……

打了一架,李小伟觉得哪哪儿都痛快。回到家,正准备洗澡睡觉,杨丽琴却忽然拉住了他。

“小伟,唉,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出手的,可你得罪了村文书,以后可要怎么办呢?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找找文书吧!”

李小伟理解杨丽琴的担心。“没事儿,你放心吧表姐,这些都不要紧,就算是村文书怎么样,咱越是怕他,他就越是想欺负咱。”

他有老神仙罩着,还有《医仙修真录》这样的宝贝,还会怕胡子凯不成?

杨丽琴还想再劝劝他,可李小伟满不在乎,拿着衣服就去院子里洗澡了。

快洗完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拍门。“李小伟,你给我出来!”

李小伟一听声音就乐了。拍门的不是旁谁,正是胡子凯他爹,胡建设。

这老家伙来的还挺快。

他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门刚一打开,胡建设就冲了进来。

“李小伟,刚才是你动手打的胡子凯?”胡建设见胡子凯被人打成了猪头,立马就火了。

村上人谁不给他面子,今儿他非要给李小伟个教训不行!

李小伟早有准备,把当时的事儿说了一遍,“胡子凯欺负我表姐,我揍他是轻的。”

这时候杨丽琴听见动静也出来了,赶紧给胡建设道歉,“胡文书,真是对不住,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小伟……”

“你给一边儿去,谁让你自己送上门的?要不是你勾引我儿子,我儿子能做出这事儿?还有你李小伟,故意伤人,就等着蹲监狱吧!”胡建设粗暴的打断了杨丽琴的话,冷笑着威胁他们。

李小伟顿时就忍不住了,“胡建设,我看你是长辈,我才忍着你,他么你敢说我表姐,我就算是蹲监狱,也要收拾你个老东西!”

杨丽琴眼看李小伟要动手,赶紧拉住他,“小伟,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表姐,就给我住手!”

“疯了疯了,李小伟你是疯了,连我你都敢动手,你就给我等着吧!”胡建设本来是教训李小伟的,没想到李小伟竟然这么嚣张。

疯了,真是疯了!他得赶紧回去给他派出所的朋友打电话,让人好好收拾这小子。

李小伟是气胡建设说杨丽琴的话太难听。可杨丽琴的话他又不能不听,他紧咬着牙根儿,怒目瞪着胡建设离开。

“建设叔,你先等下。”杨丽琴知道不能让胡建设这么走了,于是赶紧喊住他,把身上的金首饰全部摘下来,塞进胡建设手里。

“表姐,你这是干啥?”李小伟惊讶的问。这些东西表姐可宝贝的很,总是戴在身上,村里的其他婆娘都羡慕的眼红。

杨丽琴瞪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

她对胡建设表示,这些东西都是赔给胡子凯的医药费。“小伟还年轻,动手的事儿……你看就这么算了吧!”

胡建设眼都直了,这些金戒指金项链儿的,加起来得有好几千块钱。而胡子凯的伤都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

可他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松口,“你这东西都旧的,我儿子的伤去医院治的话,少说也得一万块钱,你这不够……”

“表姐,这是你的东西,你收好。”就在胡建设想多敲诈点钱的时候,李小伟忽然冲过来把东西全部抢了回去。

他把金首饰还给杨丽琴,然后对胡建设道,“一个星期之内,我给你一万块钱。”

虽然他觉得胡子凯该打,可胡建设要真计较起来,事情还是比较麻烦的。

杨丽琴愣住了,李小伟家里的条件她知道,哪会能拿出一万块钱呢?

胡建设才不相信李小伟的话,不过一想就算李小伟没有钱,那不是还有杨丽琴的金首饰嘛?

“好,我就等你一星期之内赔钱。”

等胡建设走后,杨丽琴满脸愁容。“小伟,你去把这些东西都卖了吧,先把眼前的事儿过去再说。”

李小伟很干脆的拒绝。“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我有办法解决这件事,表姐你就不用管了。”

杨丽琴劝不动李小伟,以为他是爱面子,只好打算等等再说……

第二天,李小伟一大早就去了王香兰家里。他们约好了今天结算上个月的工钱。

“香兰姐!”

“小伟,你先进来。”

王香兰看门口没人,赶紧把李小伟拉进屋,并且一脸紧张的把门给关上了……

李小伟见王香兰的神情有点古怪,不由一头雾水,大白天的关门,难道是有事儿?

“香兰姐,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呀。”李小伟跟在王香兰身后,一直走到了里屋。

王香兰坐到床边,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小伟,“嗯……上次扭着腰,还有点儿疼,你再给我按按吧。”

原来就是为了这事儿啊。李小伟松了口气儿,“好啊,香兰姐你趴床上,我这就给你按按。”

香兰姐对他很照顾,她有需要,他当然乐意帮忙。不过怎么看着香兰姐的脸红红的?

不会是生病了吧。

这时候王香兰已经趴在床上,小碎花的枕头蒙着脸,也让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下。

上次李小伟给她按了腰之后,那种舒服撩人的感觉折磨的她怎么都睡不着。用黄瓜自己倒腾自己了半夜,到了凌晨才筋疲力尽的睡了一会儿。

“你按吧。”她声音闷闷的。

李小伟搓了搓手,这才开始在王香兰身上按揉着。

“嗯……”又是这种舒服的感觉。王香兰忍不住的哼出声儿来。

“香兰姐,是很舒服吧。”李小伟看了一下王香兰的反应。

她本来白皙的脸庞此时红的像晚霞,红唇微张,半眯着的杏眼里面蒙着一层水雾,这幅可人的模样看得他心里不由一跳。

“嗯,是舒服……你别停。”王香兰呢喃着。

李小伟眸子一动,心想香兰姐这反应怎么这么像……像金玲玲想男人呢?并且那天他给表姐按摩的时候,表姐的反应也很大,当时要不是胡子凯来要钱,他和表姐恐怕就已经暗度陈仓了。

怪不得香兰姐提醒过他,不让他给别的女人按,原来原因就在这儿了。

推香按摩手法除了这个“奇异”之处外,其实它的治病功效也不错。昨天晚上他就想了,要是能用这个手法来挣钱,那效果肯定好。

“香兰姐,你给我说说,到底是咋个舒服呗。”他需要更深入的了解下病人的感受。

王香兰没想到李小伟会忽然这么问。这会儿她的心里正痒痒呢,小腹里也热乎乎的,真想找个东西好好痛快痛快。

“就是舒服呀,腰疼得地方都被按到了,嘶……呼……”心里痒痒的地方被挠到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按化了,舒服的大喘着气。

李小伟有点着急,香兰姐身体反映都这么明显了,还拿这种避重就轻的回答应付他。他就是想知道香兰姐最真实的感受,这又没有什么。

他更加卖力的按着几个特殊的穴位,“只是舒服么?到底是怎么舒服,哪里舒服?”

“嘶……啊!小伟,你……别问了。”又是一阵波涛冲击着王香兰的感官,她沉醉在这种快乐中,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刺激。

就算她不说,李小伟也懂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嘛。他没有继续问下去。并且放缓了按摩的手法。

王香兰渐渐缓过劲儿来,全身是上下都暖洋洋的,无比的舒坦。她欢喜的看着李小伟,刚才心里最痒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和他在床上折腾一番。

可惜她心有芥蒂。这小子身世不好,家里困难,她一直把他当成弟弟来看。她是寡妇,知道这样不太好,这种感觉又让她很上瘾……

李小伟见王香兰身体上的经脉已经很流畅了,正准备停手,却忽然听见她叹了口气。

“香兰姐,你咋忽然叹气呢?”

王香兰才不会跟李小伟说实话,“我是在感慨呀,你着一手按摩手法,简直比镇上那些按摩店的技师还要好。”

女人都爱美,也会去镇上的美容院做做脸,调养一下身体之类的。不过那些小丫头片子们和李小伟按的根本就没法比。

李小伟更高兴了,“真的呀香兰姐,你不是骗我的吧。”

“骗你干啥,嗯,我先躺着歇会儿,你也歇会儿吧,一会儿我再给你结工钱。”王香兰还沉浸在按摩舒服的余劲儿里,眯缝着眼躺在床上,余光直往李小伟的身上瞅。

当初的半大小子,现在也长成人了。

而李小伟却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挣钱的事儿。“香兰姐,你知道现在什么来钱快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粗*全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