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不要太大了呜呜尿|父爱

崔淑妍有点不太满意地催促了一下,同时把手伸到了叶舒凡的头上,微微用力按了下去。

一直低着头的叶舒凡没及时察觉到崔淑妍的动作,被崔淑妍把头按下去的时候受到了一点惊吓,鼻子里本能地“呜”了一声,哧溜一下,本来只被叶舒凡含到竃头下面的荫茎猛的滑了进去,直接挤到了舌根部位。

这一下似乎对荫茎刺激很大,本来只是微硬的荫茎再度葧起了几分,大幅充血之后的荫茎温度也随之增高,对叶舒凡产生了不小的刺激。

叶舒凡开始抬起头,然后再低下头,缓缓地吞吐着口中的荫茎,她粉嫩的嘴唇在林镇伟的竃头上一次次摩擦着,几个来回,叶舒凡的身体已经渐渐热了起来,下体已经开始感觉有点润滑的感觉,显然是叶舒凡的小岤里面已经分泌出了藌液。

“嗯,这样才对嘛,叶舒凡,你吃你爸的鸡笆的时候,其实还挺漂亮的。”

崔淑妍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正在给林镇伟口茭的叶舒凡,同时开口调笑了一句,说完话崔淑妍还抬起手,轻轻撩起了叶舒凡额头前的几根乱发。

叶舒凡好像没听到崔淑妍这句略带几分侮辱意味的调侃,或者也是根本没有在意。

这时候叶舒凡似乎是在享受着林镇伟的荫茎在自己口中来回摩擦的感觉了,当然,叶舒凡这时候脑子里还是有基本的理智在的,她仍然在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尽量用最小的动作和最缓慢的速度来达到一定程度的刺激,以免林镇伟醒过来。

突然间,林镇伟的荫茎竟然在叶舒凡嘴里轻轻抖动了一下。

叶舒凡猛的一愣,难道,要射了?

察觉到荫茎在口中的异样,叶舒凡本能地想要吐出来。

叶舒凡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如今还是C女之身,虽然对于性行为的了解算不上少,但J液在自己口中爆发这种事情还是让她觉得有点恐慌,尽管她自己也经常意滛这种场景。

叶舒凡刚想松口,没想到面前的崔淑妍竟然再一次伸出了手,将叶舒凡已经开始往上抬起来的脑袋猛地按了回去,叶舒凡闷哼了一声,因为崔淑妍的力气着实不小,叶舒凡害怕荫茎会捅进自己的喉咙,所以本能地再次收紧了嘴唇,死死吸住了林镇伟的荫茎。

这时候叶舒凡再想吐出来也来不及了,荫茎又是一阵抖动,J液从那马眼里喷射出来,叶舒凡只感觉嘴里一阵滚烫,一股股浓稠的液体连着好几波冲击着她的口腔。

林镇伟的身体也随着J液的喷出而微微抽搐着,叶舒凡害怕林镇伟会醒过来,所以当下根本不敢动弹,只能紧紧闭着嘴,让林镇伟射出来的J液全部收在口腔之中。

七八秒钟之后,J液终于停止了喷射,林镇伟的荫茎也渐渐软了下来,叶舒凡小心翼翼地吐出了林镇伟的荫茎。

“吃下去。”

感觉林镇伟没醒,叶舒凡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她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处理口中的J液的时候,崔淑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叶舒凡猛地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崔淑妍,崔淑妍也静静地看着她,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叶舒凡竟然听了崔淑妍的话,没有把嘴张开,喉咙轻轻耸动了一下,把嘴里不小的一口J液咽进了肚子里。

崔淑妍勾起了嘴角,脸上再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好吃吗?”崔淑妍笑着问了一声。

叶舒凡没有回答崔淑妍的问题,说实话,当然不好吃,男人的J液有一种浓浓的怪异的腥味,如果不考虑这些J液是通过尿道射出来的话倒也算不上是什么恶心的味道,但是这股腥味还是让人感觉有点不好忍受。

不过叶舒凡也只是觉得味道有点奇怪而已,既不会觉得好吃也没有觉得难以忍受,不过吃下林镇伟的J液对于叶舒凡来说感受最刺激的是心理上违背伦常所产生的快感。

吃下爸爸的J液,这种事对普通人来说恐怕是难以想象的吧。

“怎么不说话啊?看来是挺好吃的了。”

说着话,崔淑妍缓缓地低下了头,看了一眼林镇伟已经被叶舒凡从嘴里吐出来的荫茎,荫茎还是湿的,除了叶舒凡的唾液之外,竃头上竟然还保留着一点|ru|白色的液体。

“哎呀,好像还剩下一点啊,叶舒凡,既然你觉得好吃的话,那我也稍微尝一口好了。”

崔淑妍笑嘻嘻地说着话,然后又看了叶舒凡一眼,张开了嘴巴,紧接着竟然真的朝着林镇伟的荫茎低下了头。

刚刚脱下一口J液的叶舒凡本来意识还有些混沌,不过看到崔淑妍低下头的时候叶舒凡瞬间便瞪大了眼睛,当下本能地伸出了手,赶在崔淑妍之前捂住了林镇伟的荫茎。

虽然是下意识做出来的动作,但叶舒凡的表现就像是在保护自己的零食和玩具不被其他人染指的小孩子似的,崔淑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既得意又好笑,显然,崔淑妍刚才说要尝一口林镇伟的J液是故意逗叶舒凡的。

叶舒凡反应过来之后有点尴尬,脸色忍不住红了一下,急忙把手从林镇伟的荫茎上收了回来。

“叶舒凡,才刚刚吃了你爸一次J液,你马上占有欲就变得那么强,你爸的鸡鸡里面射出来的东西,真的那也好吃吗?”

崔淑妍忍不住又刺激了叶舒凡一句,这时候叶舒凡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在转移话题,叶舒凡一本正经地对崔淑妍说道:“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嗯,还行,感觉挺有意思的。”崔淑妍点了点头。

叶舒凡轻轻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崔淑妍,希望你能记住你刚才的保证,以后别再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招惹我和我爸。”

“放心好了,我说话算话。”

叶舒凡继续道:“既然这样,那就赶紧从我家里滚出去吧,你刚才用这么恶心的手段戏弄了我和我爸,就算我妈真的勾引了你爸,我也不欠你任何东西了,以后在学校里别再闲着没事找我的妈麻烦,我没那个时间理会你。”

“知道了,切。”

崔淑妍白了叶舒凡一眼,说完话便从林镇伟身上下了床,叶舒凡赶紧小心翼翼地帮林镇伟提上了裤子,重新把被子盖好,然后走到床边定定地看了林镇伟一会儿,确定林镇伟的呼吸声仍然均匀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叶舒凡觉得刚才真的是万幸,如果中间林镇伟真的醒过来了,那结果无论如何都不好收拾了。

崔淑妍从床上下来之后就开始慢悠悠地整理着刚才被自己折腾得乱七八糟的胸罩和上衣。

“出去。”

还没等崔淑妍收拾好叶舒凡已经不买房地把崔淑妍推出了房间,从卧室门口一直推到了玄关。

“唉?你推我干什么?我自己又不是不会走,唉?我的书包!书包!”

叶舒凡连搭理都没搭理崔淑妍一句,转身从沙发上拿起书包扔到了崔淑妍的怀里,然后就打开房门继续把崔淑妍往外推。

“不送!”

叶舒凡冷冰冰地说完话正要关门,崔淑妍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说道:“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叶舒凡把崔淑妍推出去的时候心里已经很不耐烦了,根本就不想再多看崔淑妍一眼,不过听了崔淑妍的话叶舒凡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不由分说就直接把门关上。

“什么事?赶紧说。”

崔淑妍也没在意叶舒凡一脸不爽的态度,笑了笑说道:“能不能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打不打算和你爸发现进一步的关系?”

叶舒凡有点无语地笑了笑,随即道:“你今天还没玩够吗?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和我爸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刚才在房间里面我已经满足了你变态的恶趣味,如果你再想得寸进尺,那就别怪我跟你鱼死网破!”

“我只是问一句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崔淑妍抬手撩拨了一下额头前的头发,继续说道:“我就是想劝你一句,如果你对你爸的感觉并不是一时兴起,有机会下手的话就果断下手吧。”

叶舒凡听了崔淑妍的话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里觉得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叶舒凡的错觉,刚才崔淑妍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并不像是在嘲笑她或是看好戏的心态。

“不用你费心了,他是我爸爸,这一辈子都是,能以女儿的身份待在他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会因为我对我爸产生了身体上的欲望就轻易破坏掉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是吗?真的能以女儿的身份在他身边待一辈子吗?别忘了,他只是你的继父而已,你们之间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叶舒凡马上反驳道:“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样?这些年他是怎么对待我的我一清二楚,他就是我的爸爸,我也是他的女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只有感情是不够的,你控制不了所有的事情,没有血缘关系,你和你爸之间的关系随时都有可能拆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淑妍没有回答叶舒凡,沉默一几秒钟之后她转过了头,没有再看叶舒凡。

“回头再说吧。”

崔淑妍淡淡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在抬起脚朝马路走了过去。

叶舒凡想要开口叫住崔淑妍,不过最后还是闭上了嘴,看了崔淑妍的背影一眼之后缓缓地关上了门。

“真是的,我干嘛听她在那儿胡说八道啊?”

关上门之后叶舒凡有些不爽地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走回到主卧室的房间门外。

叶舒凡没有进屋,只是现在房间外面朝里面看了一眼,吃了药的林镇伟仍然在熟睡,丝毫不知道刚才自己已经在叶舒凡的嘴里面射出了满满一口J液。

叶舒凡的视线定格在林镇伟的脸上,刚才口茭时的画面立刻充满了叶舒凡的脑袋,崔淑妍离开之后家里只剩下了叶舒凡和林镇伟两个人,想到刚才口茭时的感觉,根本没怎么熄灭下去的欲火马上再次燃烧了起来。

吞下J液之后叶舒凡并没有漱口,浓稠的J液还有一些残留在叶舒凡的嘴里,而且J液那股有点怪异的味道似乎比刚才更强烈了不少,像蝽药一样渐渐刺激着叶舒凡。

叶舒凡缓缓地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是在品尝残留在口中的J液的味道,她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了双腿之间,内裤早就断断续续地被小岤里分泌出来的液体给染得潮湿了,叶舒凡在内裤外面来回抚摸了两下,然后便用手指轻轻拨开内裤,手指挤开湿滑的荫唇,哧溜一下极为通畅地进去了小岤之内。

叶舒凡一只手在小岤里面轻轻地勾动着,同时抬起另一只手按揉自己的胸部,她紧紧闭着嘴巴,确保自己除了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之外不发出任何声响。

叶舒凡微微弯下了身子,翘起屁股,从腰部到大腿开始随着她双手对|ru|头和小岤的刺激而一点点扭动着,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姿势看起来也越来越滛荡风马蚤。

“嗯!”

大概过了快十分钟的时间,叶舒凡忍不住哼了一声,身体一阵颤抖起来,叶舒凡急忙歪了一下身子,倚住了墙壁让自己不至于瘫软在地上,叶舒凡两只手死死抓着自己的|ru|头和荫唇,过了好长时间神色和呼吸才渐渐舒缓下来。

高嘲之后叶舒凡悠悠地直起了身,看了林镇伟一眼之后轻轻地关上了房间的门,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叶舒凡刚刚把房门带上,一旁的手机已经是响了起来。

叶舒凡走过去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不过叶舒凡还是接听了这个电话。

“叶舒凡,你猜我现在正在看什么?”手机里传出来的是崔淑妍的声音。

叶舒凡听到崔淑妍的声音忍不住愣了一下,随机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道:“你到底有完没完?干嘛打电话给我?”

崔淑妍一如往常,对叶舒凡的态度根本毫不理会,继续说自己的话道:“你妈和我爸刚刚已经吃完饭了,呵呵,他们两个现在正在家里上床呢。”

“所以呢?”叶舒凡应付道。

崔淑妍笑了笑:“我在你家的时候跟我爸说了我要在你家待一阵子,晚一些才能回家,所以他们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到家了,我正在通过我爸房间里的摄像头看现场直播,你想不想看?”

听到这里叶舒凡惊了一下。

这个崔淑妍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用摄像头偷窥她爸爸和情人上床!

 

叶舒凡一时之间没有吭声,大概过了十秒钟吧,电话那边的崔淑妍忍不住说道:“怎么了,叶舒凡,你怎么不说话?”

“噢,没什么。”叶舒凡这才回过了神来,紧接着便回绝道:“我没什么兴趣,你还是自己看好了。”

崔淑妍说道:“你确定?很精彩的,你猜我爸在C你妈妈的时候让你妈穿的什么衣服,呵呵,是我的内衣和校服。”

“虽然你妈的身材保持得还算不错,不过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跟上中学的小女生比,我的内衣和校服在你妈妈身上紧得都快炸开了,勒出来了好多赘肉,不过我爸好像还挺喜欢的,干的时候很兴奋,当然了,主要还是因为你妈被男人C得多了,经验丰富,技巧纯熟,在床上把我爸伺候得挺好的。”

叶舒凡本来都要挂断电话了,可听到后面的话惊得差点把手机给掉下去,心里面已经骇然到了极点。

叶舒凡实在没有想到,崔淑妍的爸爸在上床的时候竟然会让她妈妈穿上崔淑妍的内衣和校服,就算是为了情趣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不管怎么说崔淑妍都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等等!

叶舒凡忽然间神色一震,这时候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刚才崔淑妍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语气非常平静,不光听不出她对崔岳峰这样做有任何反感和厌恶,而且好想还觉得挺有趣似的。

另外,用摄像头监控爸爸的房间,而且还偷窥自己的爸爸和别的女人上床,这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儿应该做的事情。

崔淑妍和她爸爸崔岳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呵呵,你妈正在给我爸|ru|交哦,你妈nai子那么大,我的少女内衣把你妈的nai子挤的很紧,我爸都快插不动了。”

崔淑妍好像根本不在乎叶舒凡有没有理会自己,仍然在自顾自地说着话,语气隐隐有些兴奋地说着崔岳峰和叶萍的性茭进度。

“不过看我爸的表情应该还是挺爽的,毕竟有那么紧嘛,叶舒凡,你确定不想让我给你开直播吗?估计最多再有两分钟,我爸就要把J液射到你妈的脸上了。”

这一次叶舒凡倒没有直接开口拒绝,转而问道:“你在你爸房间里装上偷窥的摄像头,就不怕被你爸发现吗?”

“当然不怕了,因为我爸都知道啊。”

崔淑妍的回答再次让叶舒凡惊了一下,当下本能地提高了音量问道:“什么?你、你爸知道你偷窥他上床?”

崔淑妍笑了笑说道:“当然了,房间里的摄像头还是我爸他自己装的呢,当然了,刚开始并不是用来偷窥我爸和你妈上床的,而是用来自拍的。”

“自拍?”

“是啊,用摄像头的角度录下我爸C我的过程啊。”

叶舒凡听到这里脑袋嗡的一声,愣愣地张大了嘴巴,刚才心里那点疑惑瞬间就完全解开了。

叶舒凡一时之间呆在了那儿,足足沉默了有二十秒钟,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而且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呵呵,叶舒凡,你应该很想看我和我爸上床的视频吧,我现在已经把视频发到你邮箱里了,你打开就能直接在线看了。”

“当然,别用手机,用电脑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叶舒凡呆呆地走到书桌前,按照崔淑妍的要求没有挂断手机,而是打开了电脑,因为电脑本来就处于待机状态,所以很快叶舒凡就拖动鼠标打开了自己的邮箱,里面果然来了一封新邮件。

打开邮件之后叶舒凡连想都没想就打开了邮件里的链接,好想根本没去怀疑崔淑妍是不是在骗她,链接网页里是一个视频窗口,叶舒凡心情有些忐忑地等待着视频缓冲。

视频画面终于出来了,崔淑妍给叶舒凡发过来的视频并不是用监控摄像头的角度录制的,画面距离非常近,几乎贴着床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崔淑妍的脸。

视频画面中的崔淑妍上身几乎全裸,只戴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胸罩,下半身则穿着一条几乎紧贴着臀部的牛仔小热裤。

“这个角度应该可以了吧?”

崔淑妍的爸爸崔岳峰的声音响了起来,崔淑妍往镜头上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笑道:“应该可以了。”

“那就开始吧,淑妍,把衣服脱掉。”

崔岳峰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床边,冲崔淑妍命令了一句。

崔淑妍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手在热裤裤腿边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手指划过大腿内测上洁白的皮肤,然后一脸魅惑地看着崔岳峰道:“父亲大人,您不帮女儿脱吗?”

崔岳峰没有回答,等崔淑妍说完话崔岳峰微微一笑,然后解开腰带褪下了裤子,抬起腿来便上了床。

“自己摸胸。”

崔岳峰再次开口命令了一句,这一次崔淑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抬起了手,双手分别捂住了左右两边不算很大的|ru|房,缓缓地抚摸了起来。

>>>>本文《父爱》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不要太大了呜呜尿|父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