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手指按压揉捏花蒂*衣衫褪尽 抵在腰间

雅妮的屁蛋子更是滑腻Q弹,不摸则已,一摸就止不住的兴奋。那种占有和征服的成就感,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在雅妮的龙尾骨那儿摸了两把,雅妮的俏脸就绽开了桃花,吐出香舌来,让欧阳教授吮咂。一会儿,雅妮丰满的身子就成了光溜溜,她浑身无力,明明都沦淊了还在苦劝:“教授,你一天这么多次,我怕……怕你累坏了身子骨。要知道,漂亮的女人是台榨油机,会把你榨千的呀?明天,明天给你好不好?”

“妮子,没办法了,我太爱你,现在就要你!”欧阳教授就像饿狗见到香喷喷的/肏/ 骨头,让雅妮高高的抬起了浑圆的龙尾骨,猛地一送,就把雅妮花园里的羊肠小径塞满了……

足足半小时后,欧阳博这才哆嗦了起来,把自己的精华全部送给了雅妮。雅妮骄喘着瘫倒在沙发上,因为接连两次高朝,粉嫩的身子一直兴奋得发抖。两个还搂着说情话:“爸爸,爱你好幸福哦。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雅妮,爸爸也是,爸爸虽不能让你大富大贵,但是能保证你衣食无忧!”

两个就去浴室冲凉,还没出来,突然家里就响起了门铃。

欧阳博先完事,他穿着大裤衩子走出来看猫眼,发现是女婿郝仁。瞬间欧阳博心里一咯噔,鹤步返回浴室,小声的告诉雅妮,是郝仁!

雅妮得知是丈夫郝仁,这么晚上门,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慌乱中,她就让继父赶紧回房睡觉。见继父熄了灯,这才裹着浴巾,面如古井不波的出来打门。郝仁看了一眼老丈人的卧室,得知老丈人睡着了,他没二话,拉着妻子直奔妻子的卧室。

关闭了房门,小声的催促道:“雅妮,你知道副局长这个位置有多吃香吗?仅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五六个主动倒贴高俊马!高俊马都看不上,他点名要你去!老婆,求你了,我这次升不上去,那我的主任一职就悬了啊,很快就会被挤掉。这不是开玩笑的,求求你!”

见丈夫低三下四的哀求,一遇到大点的事情,就六神无主,一点应对能力都没有。如此懦弱的男人,雅妮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失望的道:“郝仁,我知道你做梦都想提拔,可是,你不能牺牲自己的老婆呀?那个高俊马,一看就是条色狗,此人说话不一定算数,我不去!”

雅妮心中至爱的男人是继父欧阳博,继父刚在她的蜜罐里享福,她不能也不会脑子犯浑,千下伤害继父的事情。再说,别的男人她根本都不想多看一眼!

“老婆,高俊马就好这一口,色是色点,可他说话算数的!你就去喝个酒、跳个舞啥的,他又不吃人!”郝仁费尽口舌,发现妻子油盐不进。他一赌气,就想拿妻子发泄。

猛地把雅妮推倒在床上,爪子在她挺拔的巨峰上乱摸,见喷出一股白浆来。顿时兴奋的一口亲了上去,随即,郝仁就把雅妮翻了个个儿,试图让她高高拱起屈辱的姿势。雅妮的旱道刚刚被继父开发,她要是拱起龙尾骨,肯定丈夫一眼就能发现。

所以,她死活不肯就范。

两个就在床头扭打起来,混乱中郝仁伸手去下/面摸,顿时就像猫打了尾巴,直蹦起来,低叫一声:“怎么回事,你旱道怎么开了?”

雅妮就知道,菊花被摘这事,郝仁早晚会发现。只是她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还好她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说辞,一骨碌坐起身,流泪道:“老公,对不起,昨晚上我出去倒垃圾,遇到一个蒙面人,把我强暴了呜呜!”

“什么?!”闻言郝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瞬间他满面煞白,绝望的一尾股墩跌坐在地。他表情很痛苦,气得捏起拳头锤地,眼神也变得很可怕:“雅妮,你被人强了,咱爸知不知道?”

“爸知道不会气死呀,肯定不能让他知道嘛,呜呜!”雅妮知道说谎很可耻,可她没有办法,总不能陷继父于不义。

“哦,那个王八蛋是谁?”

“他蒙着面,长得瘦小,但是很有力,我根本斗不过他,我没用呜呜!”哭着哭着,雅妮擦千眼泪道:“老公,我一直想报警。可又怕影响你的前途,又怕你难过。所以我……”

“尼玛,报警,必须把那个千杀的坏蛋绳之于法!”郝仁一阵锤匈顿足后,怒气冲冲的掏出了手机。可是一拨到110,郝仁很快冷静下来,他懊恼的扔下手机道:“不行,节骨眼上,我能不能提拔就在这几天了。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

“郝仁,不报警,就这样放过那个坏蛋吗?你……”

“老婆,你听我说。反正事情都发生了,你忘掉这件事。眼下当务之急,是你得帮我,只要你搞定高俊马,副局这个宝座非我莫属!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你被强暴的事,我一概不追究,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前我多爱你,以后我会加倍的爱你!”郝仁赌咒发誓道。

见老公把话说到这份上,雅妮就明白了,事已至此,容不得她不答应。如果她不把郝仁扶上副局宝座,到时候,郝仁追究起来,一旦查到继父头上,那只会害得继父身败名裂!

沉吟了一会儿,雅妮终于点头说,郝仁,我只陪他喝酒、跳舞,别的可不行!

“亲爱的,你真贤惠,我没娶错你!”郝仁见妻子终于开了金口,不禁狂喜。

第二天一早,欧阳博打扮一新,和雅妮说,出去办个事。就离了家门,开车来到城南的公主山。公主山以泡温泉出名,而且这里的温泉都是天然温泉。温泉海的下方,半山腰盖着一排排的宾馆。商家把山上的温泉引入包间内,每天都能吸引各地有钱人到这里泡温泉。

欧阳教授抵达的时候,马婉晴早就开好了豪华包间。不愧是偶像的待遇,马婉晴给他开的包间,一天就要三千元,相当于普通打工仔一个月的工资!

不过,他进入豪华包间,才知道这三千块花得值。一个字就是大,大大的客厅,豪华的装饰,四壁还有天花板,都绘制了大幅西方为背景的美女画。那些大洋马一个比一个丰满,赤溜溜不着寸丝。

更美的是马婉晴本人。只见眸似桃花,脸赛芙蓉。比起雅妮的温婉,马婉晴的性子更加泼辣,快人快语,办事雷厉风行。毫不夸张的说,就是个霸道总裁。

还在上大学时,马婉晴作为郡海大学的校花,因为能歌善舞,外形又靓,到处走/茓赚钱,还得到过省台的校花大奖赛的冠军。还没毕业,马婉晴就名声大噪,得到省台领导赏识,一出校就加盟省台,当上了省台的美女主播。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短短十年时间,马婉晴一路青云,爬上了省电视台台长宝座!

期间马婉晴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但是她一直忘不了心爱的欧阳教授。她那口子受不了,就离了婚。

欧阳博在来之前,就知道,这次的温泉山之约,他得给点甜头。

毕竟,他想上镜,想赚外快,肯定不能得罪她。

原本,欧阳博以为自己足够心大,拥有了继女雅妮,还能跟别的女人暗通款曲。他高估了自己,哪怕是马婉晴这种风情万种的大美女,教授仍然没有动心。他跟雅妮热恋,眼里就只有雅妮,装不下别人了!

“欧阳老师,你单身我未嫁,为什么不敢看我?你知道的,我暗恋你十年,我天天想你,一有空就偷着来看你,你的心是铁打的吗?难道我做得还不够?”本来这种示弱的话,不该从一个台长嘴里说出来。事实上,马婉晴一直以霸道总裁的形像示人。她在欧阳博面前也一样强势。

这一回,马婉晴实在是端不住了,才在欧阳博面前失态。

“婉晴,你别这样,我是你老师啊。师生恋是违反纪律的!再一个,我五十岁了,是个老头子,大你这么多!”现在的欧阳博天人交战,可以说矛盾极了。一方面,他需要靠马婉晴出镜挣钱,没有马婉晴点头,他上哪挣外快去?

挣不到更多的钱,靠那一万元的死工资,猴年马月才能挣到一套房子的全款?

“老头子怎么了,你才五十岁,怎么就成老头啦?人家八十二的都能娶二十八的,凭什么你不能娶三十五的?”马婉晴一激动,立刻原形毕露,很快露出了霸道总裁这条尾巴。

欧阳博摇头如拨浪鼓:“婉晴,就算咱俩能在一起,你爸这关就过不了。我只比你爸小五岁,他还没退休!还有你小妈,才四十岁。老俩口不会同意的!”

“没错,早几年我爸确实反对我嫁你。但是我为了你离婚,他也无话可说!至于我小妈,我嫁谁不需要她的同意!”马婉晴媚眼流波的看着他道。

“这……婉晴,我命硬,是个克妻货。我真不能祸祸你!”欧阳博迟疑的道。

“什么叫祸祸,我看上你,是我心甘情愿。没有你才叫祸祸!哎,甭装了,我就没见过不打野食的猫!”说着说着,马婉晴就皮了一下,伸出纤纤玉手,把爪子探入欧阳教授的裤腰带下/面,一摸就尖叫起来:“妈呀,这么大!欧阳老师,原来你也喜欢我,要不你怎么……!”

见马婉晴这么兴奋,欧阳博大为尴尬:“啊?昨晚吃的狗/肏/ ,那东西壮阳……”

>>>>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手指按压揉捏花蒂*衣衫褪尽 抵在腰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