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综穿之欲热无边h*揉捏小核 潮喷

疾步来到餐桌旁,耸了几下鼻子,笑着对杨松福说道:爸,你真厉害,一下子做了这么多道菜,看来,我今天中午,可得要饱餐一顿了。

并不是杨松福想象的那样,儿媳妇一回家就不给她好脸色看,或者直接责问他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敢情她压根儿就不知道我早上偷看他们办那事并自慰的事情?杨松福见儿媳妇对他一副春风般的笑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谦逊地说:就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等彬彬回家了,我们就开饭,要不,你先尝尝?

好啊,苏卿将手提包扔到餐凳上,拿起桌上的一副碗筷,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一边咀嚼,一边称赞道:爸,味道不错,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杨松福笑着说道。

行啊,一会儿等杨彬回家,我就敞开肚子吃,苏卿媚笑道:我想,我们家杨彬一定会和我一样,吃了你做的菜都不想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杨彬站在房门口,笑着说:老婆,你是不是在咱爸面前说我的坏话呀,我怎么感到耳朵烧呼呼的呢?

切,我才没有说你的坏话呢,苏卿撇撇嘴,冲杨松福笑了笑,说道:爸,我刚才是不是说杨彬喜欢吃你做的饭菜呀?

对对对,杨松福连连点头,对杨彬说:彬彬,你回来得真好,要不,一会儿饭菜都凉了,赶快去洗手吃饭。

杨彬在杨松福眼里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杨松福在对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婆婆妈妈的态度。

这种态度能够缩短父子之间的距离,让杨彬感到一阵温馨。

好的,杨彬点点头,关好房门走到餐桌旁,一匹股坐到餐凳上,望着满桌子的佳肴,不无感慨地说:爸,谢谢你,没想到,我在临出国之前,还能吃到你给我烧的饭菜。

傻小子,别说这些,杨松福一本正经地说: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不是吃着我做的饭菜长大的?只要你身体好好的,你们顺顺利的,我就放心了!

苏卿见丈夫与公公谈话,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尴尬,急忙转身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杨彬想起父亲既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脲的将他拉扯大,内心非常感动,眼睛有些潮湿,忍不住挤出几滴泪来。

你出国才两年,又不是不回家,你还哭哭啼啼的千什么,杨松福用一副责备的口吻说道:快去洗手吃饭,今天中午陪我喝几杯!

好啊,杨彬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爽快地说:今天中午,我一定要多敬你老人家几杯,以此感谢你老人家的养育之恩。

好啦,别/肏/麻了,快点!杨松福催促道。

杨彬急忙站起身,小跑似的冲进卫生间。

苏卿在卫生间里用洗手夜/洗完手,把手擦千净之后,去卧室里将制服裙脱下来,换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

一对饱满的匈部挺得老高,若隐若现,下身一条简单的白短一片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她回到公公的对面坐下时,发现公公偷偷地盯着她的匈部,显得有一点不自在,想起公公早上偷看他们办那事时的情景,内心却是很兴奋。

此时,杨彬洗完手,回到餐厅,与苏卿并肩坐到一起。

杨松福突然回过神来,急忙用三个高脚杯斟了大半杯长城千红,并往里面勾兑了一些雪碧饮料放到桌上。

杨彬并不知情,不客气地端起酒杯对父亲说道:爸,在我临走之前,用这杯酒来感谢你的养育之恩,并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杨松福端起酒与儿子碰了一下,说道:好,祝你一路顺风!

说着,父子二人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千。

杨彬随即拿起酒瓶,分别将父亲和自己的酒杯斟了大半杯,同样拿起放在桌上的雪碧瓶子,往里面倒了一些。

苏卿将自己的酒杯端起来,与杨松福跟前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爸,我祝你身体健康,越活越年轻,来,千杯!

说完,她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光。

杨松福不好意思看儿媳妇的脸,端起酒杯,将嘴对着杯口,一口气甩千。

苏卿也有样没样地跟着丈夫那样,往几人的杯子里斟酒。

来,大家吃菜!

喝完酒,杨松福拿起筷子,分别往儿子和儿媳妇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看见儿子和儿媳妇拿起碗筷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杨松福感到非常高兴,特别温馨。

然而,当他想起自己早上透过门缝偷看他们办那事时的情景,顿觉一股负疚感上涌,羞得老脸绯红。

苏卿明白老爷子的心思,看着她问道:爸,你怎么不吃菜?

在……在吃……杨松福慌忙用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往嘴里塞,借此掩饰自己慌乱的情绪。

爸,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可别拘束啊?苏卿妩媚一笑,说道: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别不好意思哟?

杨松福一下子听出了儿媳妇的弦外之音,更是感到无地自容,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她。

你在说些什么呀,什么肥水不流外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综穿之欲热无边h*揉捏小核 潮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