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手指伸入她的幽谷gl*将腿分最开 浓密 h

简直太和我心意了!

我左右顾盼,虽然明知道这屋子里面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还是莫名其妙感觉有些紧张,或许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做贼心虚吧。

我输入密码,画面一转,熟悉的音乐瞬间钻进我耳朵,经典的黑色背景大红标题的英文通告出现。

之前在那小笔记本上面看,什么都看不清,恨不得拿个放大镜来看。现在好了,一百寸的大电视,又是高清的,可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了。

根据我阅片无数的经验,从这个音乐的前奏我就能够听出是哪个片商。

果真,画面出现,我发现我猜测的一点儿也没错,看来我虽然已经大学毕业有一段时间,这些专业技能还是没有落下。

大电视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能够给观众带来沉浸式的观看体验,就像在电影院里面看电影一样。

正是因为这该死的沉浸感,让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赵诩颍已经回来了!

等我发现赵诩颍的时候,关电视都已经来不及了,画面上,一个女人穿着套装肏/ 色丝袜,正在沙发上做着运动!

我觉得我完蛋了,我这是看小电影被抓现行了。

毫无疑问,这么大的画面,赵诩颍肯定也看到了听到了。

我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把电视机给关掉,随后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审判。

一阵香风逼近。

来了,来了,在家看小簧片的保姆,这要搁在古代,那是要被浸猪笼的……

我感觉到脖子上有一丝丝冰凉,顿时吓傻了,不就是看个片子吗?没必要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吧。

紧接着,赵诩颍的手掌抚上了我的肩膀,我才发现刚刚那一阵冰凉的感觉来自于赵诩颍手上带着的镯子。

吓我一跳,我就说嘛,看个小片片而已,也不会是个死罪吧。

赵诩颍的两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随后脑袋也凑过来,搭在我的左边肩膀上,轻轻咬了一下我左边的耳垂,往我耳朵里面吹气:“这火,还没灭掉吗?”

我去,这磨人的小妖精!难道我就不怕今天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吗?

本来,看着小片片,就已经有感觉到,现在她又给我来这么一出,这不是在撩拨我又是在千啥?

既然赵诩颍自己都已经这么放得开了,我为什么还要这么矜持?这不科学啊!

行,我今天就特么的把你办了,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这样一想,我顿时心思就活跃了起来,我直接反手就抓住了赵诩颍的手,说道:“今天早上你把我撩拨得那么卖力,现在就想我灭火?是不是把我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赵诩颍手微微一颤,估计是没想到我会转守为攻吧。

我心中一笑,这小娘皮,撩拨了我这么多次,我还办不了你了还。

我抓住她的双手,慢慢地将她拉住,她被我拉得双脚离地,整个人趴在沙发上。

“呀,你千嘛呀?我不是告诉你了,我给你留下了惊喜了嘛?”她惊呼出声。

我不管她,双手再用了一下,直接把她拽了过来,赵诩颍在尖叫之中,落入了我的怀抱。

“现在知道我千嘛了么?”我微微一笑,直接亲了她一下。

今天,绝对不能够再让她从我的手掌心逃脱了。

“呜呜呜……”赵诩颍似乎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如此主动。

我已经不想去猜测她睁大的眼睛里面到底透露着怎么样的讯息了,我现在只知道她的唇有一股特别的香味,而且软绵绵的,像一块棉花糖,我根本停不下来。

赵诩颍的鼻息逐渐加重,身体也热起来。我粗暴地解开了她小西装的扣子。

她开始动情起来,搂着我的脖子,闭上眼睛,吻得比我还要专心一些。

我左手托着她的脖子,右手则是动作了起来。

“别,别在这儿……待会儿来人了……”这里可是大客厅,赵诩颍似乎还是感觉到有些害羞。

赵诩颍被我摸得浑身颤抖,骄喘连连。我恶狠狠地说:“哼,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给办了,谁来了都不好使!”

>>>>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手指伸入她的幽谷gl*将腿分最开 浓密 h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