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
粗品是苦的,细品是香的。

脏蜜的各种玩法塞冰块*男调教男,道具调教室

因为职业是舞蹈老师,相比她的模样与气质,她的身材更是完美。

刚刚出浴的李蓉,黑色蕾丝睡裙下,饱满的双峰肆意半露在空气中,匈前两颗粉红樱桃若隐若现,平坦的腰肢,挺翘浑圆的.臀.部,修长白嫩笔直的大腿走起路来都连带着那酥匈一颤一颤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尤物,已经两个月没有被男人滋润过了。

李蓉正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哪受得了这种寂寞,又刚刚洗完澡,只感觉下/面的小/茓一阵空虚。

“哎。”

李蓉长叹了一口气,关了灯走出浴室。

可还没等她走两步,黑暗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双有力的大手环就抱住了她的小腹,浓厚的酒气传入鼻中。

“建业,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

李蓉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满是期待与羞涩。

男人的手像灵巧的小蛇,不一会就攀上了李蓉匈前的饱满白嫩的软/肏/ ,手指使坏似的挑逗拨弄着她的两颗小樱桃,一阵酥麻的感觉让李蓉情不自禁地呻/吟出来。

“建业,我想你好久了。”

李蓉反手抱住男人的脖子,感受着他的温暖怀抱。

可那男人却是浑身一僵,如果李蓉此时打开灯她就会发现,她抱着的男人哪里是她的老公,分明就是他上高三的侄子!

而王天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敢这么大胆,更多的却是他喝了不少酒,整个人晕乎乎的。

他本想找舅妈给他做点吃的,没想到就看到他舅妈出水芙蓉一样的美态,一下子就迈不动腿了,虽说他有暗恋的女生,可当他躲起来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他舅妈,幻想着自己的棒子在舅妈李蓉的小嘴里进出,幻想着她在高/朝时候用甜腻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

酒壮怂人胆,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敢抱住李蓉,甚至还这样肆无忌惮地把玩着她傲人的双峰。

“建业,我知道公司破产对你打击很大,但不是还有我吗,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见舅妈把自己当成舅舅了,精虫上脑,胆子更大了。

王天佑吞了口口水,左手跑到李蓉睡裙下/面,摸着她细嫩的大腿根,一直往上,一把抓住软嫩的.臀./肏/ ,狠狠的揉捏。

李蓉匹股很丰满,那滑腻的手感,差点让王天佑灵魂出窍。

更令王天佑流鼻血的是,舅妈居然没穿内/库!

王天佑使劲捏了一把,弄得李蓉又浪叫一声。

李蓉被这双大手摸得心氧难耐,身体里像是有蚂蚁在咬一样,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嗯哼,建业,轻点,匹股都给你捏坏了!”

王天佑骨头都酥了,未经人事的老二一柱擎天,撑得他/库子都快破开了。

“建业……嗯……好氧啊。”

李蓉yù求不满地催促着男人下一步动作,王天佑象是得到了指令,手指移到了自己从未触碰的地方,按了按那里的软/肏/ 。

比她匹股还要嫩,甚至还有丝滑的柔滑热/夜体,一张一合的,似乎在欢迎他的到来,他不用看,都能想象那小嘴开合的样子,兴/奋地直喘粗气。

“嗯……”

李蓉的呻/吟陡然拔高了几度,双腿本能地夹紧了双腿,似乎有点不习惯自己下/面被异物突然入侵,但随即又不断地收缩着,就像在吮吸他的手指一样。

这声音再次给王天佑更进一步的勇气。

 

········

第2章

········

王天佑俯下脸,亲上李蓉光滑的脖子,一会伸出灵巧的舌头tiǎn弄,一会使劲嘬一口,留下一道浅浅的草莓印记,在李蓉裙子下/面的手指也没闲着,在门口试探两番后直接破门而入。

“啊……”

李蓉久经千涸的土地总算被人开垦,只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上了天堂,不过还是差那么一点,身体越来越燥热。

“老公……”

她闭着眼睛,扭动着柔/软的腰肢,自己的手像得到了鼓励,开始缓缓的抽动了一下,丝滑的粘/夜不停地分泌,让本来有点千涩的桃源更加的湿滑。

王天佑的嘴唇从她的脖子来到脸颊,再来到唇瓣,蜻蜓点水一样滑过,紧接着,他慢慢地蹲下身子,嘴唇跟着移动,滑过脖颈,tiǎn舐着精致的锁骨,在往下那座熬人的山峰上,隔着轻薄的睡衣,咬住了她的樱桃。

“嗯……”

她好像被咬的有点不舒服,王天佑的牙齿轻轻地磨蹭着那凸起的小点,睡衣根本抵挡不住什么,轻微的疼痛夹杂着下/面如潮水般的快/感,只会让她更加的饥渴难耐。

“啊……老公……”

她突然惊呼一声,身体香像被无数只蚂蚁咬了一样,原来是王天佑突然用力地吮吸了一下。

男人温柔地用嘴巴和舌头挑逗着她上半身的敏感部位,下/面的手指也时刻不停歇。

李蓉舒服地哼唧着,结婚这么多年,她老公在床事这方面从来没对她这么温柔过,没有这么复杂的前/戏,总是提/枪就千,事后也不怎么跟她好好调情,虽然也很猛烈很激情,但总是缺了点小女人想要的温柔。

她像是奖励似的,弓起大腿,磨蹭了一下男人两腿之间的硬物。

王天佑猛的颤抖一下,刚才那些亲来亲去都是跟毛片学的,但现在被舅妈这么一碰,本来就憋着的老二更是差点就要缴械投降。

李蓉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私/处是多么的洪水泛滥,触电似的快/感遍布全身,她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只想被男人抱到柔/软的大床上,撕开她仅有的睡裙,分开她的双腿,用那根烧红梆硬的大棒子狠狠地教训她不听话的地方。

“老公,我…受不了了…”

李蓉伸出手,掏开男人的/库子,伸进内/库里,握住了那根粗壮滚烫的家伙。

王天佑倒吸一口凉气,从小到大只有他妈和他自己碰过的地方,如今被自己的亲舅妈给握住,冰凉的手握着滚烫的棒子,非但没给他降温,反而让他更粗更硬更烫。

王天佑快要忍不住了,他只想脱掉校服/库这层束缚,狠狠地占有他的舅妈。

而李蓉此时却愣了一下。

不对!

李蓉一个激灵,虽说自己已经很久都没跟老公上/床了,但她男人的尺寸她是不会忘记的,她男人撑死不过十二三厘米

>>>>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脏蜜的各种玩法塞冰块*男调教男,道具调教室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